秒速飞艇计划从旅行开始|创作者招募

  我们有了如今这个想法——招募一些热爱旅行的创作者,一起探讨旅行与创作、旅行与其他行为的关系,剖析同为旅行创作者的乐趣与困惑

  这次,我们请来多位在创作和旅行领域均经验丰富的创作者,分享他们的感受。在将来的培训中,我们也会邀请他们及更多资深创作者,介绍他们的经验

  在这些资深旅行创作者的分享中,我们发现,漫无目标地游走,常常能产生令人惊喜的收获。正如张海律的观点,“度假、跟团、背包、调研,都有各自的快乐”

  但我们也可以看到,旅行与旅行之间,似乎还存在着一个复杂迷人的认知世界。正是这个世界,触发了很多人的转变——让吴琦这样一个“宁可迷路到死也不愿开口问路”的死宅,变得可以“随便和(喜欢的)路人搭讪”;或者像赋格那样,从旅行体验变得更复杂、更有趣味,进而找到“长久反复关注的对象”;也可能是像刘子超那样,发现“旅行写作是最好的写作训练。它不仅需要各种写作技巧,而且要有健全的世界观”

  创作,带着问题的主动旅行,是很多人进入这个认知世界的独特路径——他们经历身处壮阔天地感到自我的茫然与渺小,也有朝着目标步步深入遭遇“柳暗花明”的充实与笃定。当然,也有可能会变成谢丁所说的那样,“有目标就有了束缚”;或者像喻添旧介绍的,“写作和摄影是对旅行的重新构建——稍有对观感的偏差和向主观的偏移,就会形成之后长期的刻板印象”。(更多分享内容,请看下文。)

  如何通过旅行 x 创作,进入旅行与创作之间那个微妙的世界?如何在其中找到属于自己的路径?又或者,当某种兴趣成为负担,我们该如何平衡或者逃逸

  旅行作家,曾就职于《南方周末》《万象》《ACROSS穿越》《悦游》;著有《无酒精旅行》《上海不插电》,即将出版《问关津(暂定)》

  曾供职于《21世纪经济报道》、《生活》、《时尚先生》杂志;2014-2017年,在界面新闻负责《正午故事》;著有《困死局外》

  兴趣渐由外转内的旅行者,游走九十多个国家,顺便从事电影、音乐和旅行的跨界报道

  赋格我心目中好的旅行写作应该把人 / 地关系写好,它应具备的要素跟普遍意义上好的散文写作应有的要素没有差别,只不过书写的内容范围是放在人和地方的关系上。最重要的是真实,然后有独到的发现,呈现方式有美感。对一个写作者的要求,无非多走多看、多思考多练笔,另外多读其他人的作品(不管好的坏的)也有帮助

  刘子超好的旅行写作,应该既有文学性又有旅行感。同理,写作者应该既懂旅行又懂写作

  吴琦没有标准的旅行,也就没有标准的旅行写作,好与不好,都是一件非常主观的事情。在有限的阅读里面,我喜欢那些能够让我读到作者自己个人成长的旅行故事,比如斯坦贝克的《横越美国》和罗新的《从大都到上都》,他们在地理位置上的出发与到达,最终都与他们对自我的认识、对国家的了解同构了,只有这个会让我感觉到旅行不是徒劳,它有其意义

  谢丁有目标就有了束缚,也太严肃,对记者式的时代拷问也失去了兴趣——我觉得大多数这类文章都是不真诚的,甚至是高高在上的。如今我觉得旅行就是出门走走,能写则写,不写也没什么。即便写,也可以不用写见闻,很多东西都能收入旅行写作的框架

  喻添旧旅行写作和摄影首先要真实,我不抵制美化,但要对自己说的话负责,例如有人把比丽江还要繁华喧嚣的老挝琅勃拉邦称作被遗忘的秘境,就太无耻了。要有基本的底线和正确的价值观,尤其是当你的作品承载着你的观点传递给读者以及摄影看客的时候。创造美永远都是有价值的,无论是文字还是摄影

  张海律碰到事、异于日常的事,最为重要。当然有时候,异域那边与我们同样的吃喝拉撒、爱恨情仇、八卦唠叨,也有意思。要求可能是既准备充足背景知识,又能与当地有真正交集,既依赖手机又摆脱手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