年轻时手不释卷 座谈会上谈读书话文艺- 习大大

  在10月15日的文艺工作座谈会上,习大大(对习总书记,民间亲切地称他为“习大大”,他本人也表示认可这样的称呼—编者注)谈到了读书的话题。习大大堪称“资深文青”,对当前的文艺现状和国内外的文化发展情况相当熟悉。习大大爱读书是全国人民都知道的。今年2月和3月,习大大在俄罗斯索契和法国巴黎两次向媒体公开了自己的阅读“书单”。

  文艺在习大大心目中如此有分量,和他个人对文艺的喜爱也密不可分。习大大堪称“资深文青”,对当前的文艺现状和国内外的文化发展情况相当熟悉。在这次文艺工作座谈会上,举凡图书、影视、舞蹈、戏曲、音乐、绘画,讲话中皆有涉及;对一些知名的国内外文艺家他皆有点评。

  习大大爱读书是全国人民都知道的。“读书已成了我的一种生活方式”是习大大的夫子自道。今年2月和3月,习大大在俄罗斯索契和法国巴黎两次向媒体公开了自己的阅读“书单”,涉及到的作家包括克雷洛夫、普希金、果戈里、莱蒙托夫、屠格涅夫、陀思妥耶夫斯基、涅克拉索夫、车尔尼雪夫斯基、列夫·托尔斯泰、契诃夫、肖洛霍夫、孟德斯鸠、伏尔泰、卢梭、狄德罗、圣西门、傅立叶、萨特、蒙田、拉·封丹、莫里哀、司汤达、巴尔扎克、雨果、大仲马、乔治·桑、福楼拜、小仲马、莫泊桑、罗曼·罗兰等,总数超过30位。

  这次座谈会上,习大大果然再次谈到了读书的话题。他透露,自己看的小说基本是在青少年时期读的。“当时的文学经典毫不夸张地说能找到的我都看了。”有一次在一位乡村教师那里发现很多好书,有《红与黑》、《战争与和平》等,让他喜出望外,手不释卷,读了个够。

  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高洪波记得,在10月15日召开的“文艺工作座谈会”上,习总书记回忆起自己当知青的时候,可以走30里地,去向另一个知青借一本《浮士德》,看完之后,再走30里地送回去。

  习大大说,俄罗斯的经典名著对他影响很深。他喜欢普希金的爱情诗和莱蒙托夫的《当代英雄》;在陀思妥耶夫斯基和托尔斯泰之间,他更喜欢托尔斯泰,更喜欢《战争与和平》。他很喜欢肖洛霍夫,说《静静的顿河》对大时代的变革,人性的反映非常深刻。此外,俄罗斯的音乐大师、画家,比如柴可夫斯基、列宾等,也是他的心头好。

  当然,习大大也没忘记法国文艺家,在讲话中再次提到了司汤达、巴尔扎克、莫泊桑、罗曼·罗兰。他说,最受震撼的是雨果的《悲惨世界》和《九三年》。他同样喜欢法国画家塞尚和德加。

  不过,这次习大大的书单又增加了新的内容,英国作家、德国作家和美国作家也榜上有名。英国的拜伦、雪莱、萧伯纳、狄更斯,德国的歌德、席勒、海涅,美国的惠特曼、马克·吐温、杰克·伦敦、海明威等的作品,他都看过,很喜欢杰克·伦敦的《海狼》、《野性的呼唤》。

  因为喜欢海明威的《老人与海》,在第一次访问古巴期间,习大大专程去了海明威当年写《老人与海》的栈桥边。第二次去古巴访问时,抽时间去了城里海明威经常去的酒吧,点了海明威爱喝的朗姆酒配薄荷叶加冰块。有点 “小清新”有没有?

  此外,据不完全统计,公开报道中习大大明确提及书名或引用过其中内容的著作还有: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》《史记》《春秋》《诗经》《礼记》《管子》《孔子家语通解》《论语诠解》《苦难辉煌》《百年佛缘》《单向度的人》《取经》等。

  习大大爱看电影也是全国人民都知道的。在座谈会上,他竟然谈起了正在上映的电影《黄金时代》,当然是借题发挥,没说电影的具体内容,而是说五四以后在新文化的影响下,中国出现了一大批灿若星河的大师,留下了文艺精品。

  习大大喜爱传统文化、国学功底深厚也是全国人民都知道的。在讲话中他时常引用古典名著,并把儒家思想中的许多内容视为治国理政不可或缺的思想资源。但这并不代表习大大保守,相反,通读讲话就会发现,这是一位思想开放、视野宽广、胸襟开阔,有吸收一切优秀文化成果的勇气与智慧的领导人。比如,在谈到中外文化交流与竞争时,习大大指出,很多艺术形式是国外兴起的,比如说唱、街舞,人民群众喜欢就要用,并赋予其健康向上的内容。

  习大大认为,没有竞争就没有生产力。在电影领域,以往有观点认为进口几部外国大片就觉得是挤占了我们的市场,很纠结。我国领导人访美期间,谈合作聚焦在进口美国大片,能否扩大美国电影进口配额竟然上升到考验中美关系的程度。但分析后,中央认为利多弊少,一定范围会有冲击,但反过来会激发国产影片的发展,现在看来,不仅没有造成国有电影产业的萎缩,反而刺激了发展,更有竞争力了,这说明对开放持积极主动的姿态是正确的。

  对于中国文艺,习大大寄予了殷切希望。他希望中国文艺界能创作出无愧于时代的伟大作品。当前,我国文艺创作空前繁荣,但也存在重数量轻质量,有高原缺高峰的现象,存在着抄袭模仿,机械化生产,快餐式消费的问题。有的作品调侃崇高,扭曲经典,颠覆历史;有的作品是非不分,善恶不辨;有的作品搜奇猎艳,低级趣味;有的作品胡编乱造,粗制滥造;有的追求奢华,过度包装,形式大于内容;有的热衷于所谓“为艺术而艺术”,只顾一己悲欢,脱离大众脱离现实。如此浮躁,是不可能创作出精品力作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