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些闪耀过的字眼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若有缘,待到灯花百结之后,三尺之雪,一夜白发,至此无语,却只有灰烬,没有复燃?

  扪心自问,谁能做到任他支离狂悖,任他颠倒颇僻,我自八风不动。我自心如磐石。

  我永远也无法知道在看不见的另一角天空,是否还有其他的斑斓色彩。现在的我只知道,在这片我看得见的天空下,有的只是过多的悲伤。青春如棱角锋利犬牙交错的石子。要么,骄傲的踩着它走过这段不够峥嵘的轻狂岁月;要么,我们就注定被掩埋在这场放肆的石雨之下,遍体鳞伤。曾经豪情万丈,想去在这一世博得大气磅礴的研磨挥毫、十步杀一人的把酒仗剑、最后是红袖添香的温存,指点江山的书生意气。这些闪耀过的字眼,这些曾经所谓的梦想。如今而言,一笑置之。记得曾经有位无意间碰见的大叔这么给我说道:我们总以为自己善于玩弄幽默,到最后却终究还是被命运幽默了一把。细细品味过后,这是可悲,还是可笑?

  不谐世事的我们,年少轻狂不懂得人情世故,在五光十色中流连忘返的我们,在罗曼蒂克的各式情节和光怪陆离的梦想中徜徉 ,肆意的挥洒着似水的那一段年华。可是似乎这一切只被允许跳动在那些懵懂的花季里,在流年的隧道里,萌芽,然后被扼杀。出生时,梦想的音符随之诞生;年少时,梦想随着节奏跳动;青春期时,梦想是我们的一切。生命的乐章也随之进入第一个高潮。然而,当我们在经历过成人礼后的日子,梦想便以一种我们看不见的姿态,华丽的支离破碎,悄然不见。然后我们面临挫折,承受痛苦,背负着沉重的枷锁开始一生的匍匐。生命的第二乐章也就此展开,我们称之为:社会。于是,青春变成了一首狂想曲。于是,我们继续屈膝在命运这条无声无息的岁月长流里,乘风破浪,或者,尸骨无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