秒速飞艇计划旅行在光明中旅行流浪地球宇宙万

  《流浪地球》说,太阳将在50亿年后变成一颗红巨星,假如人类能活到那一天,该如何逃离地球被吞噬的命运?此情此景,犹如上古时代人们世代居住的山上燃起熊熊天火,上古先王如何带领族人逃难。《周易》里有“旅卦”:山上有火,旅;君子以明慎用刑而不留狱。可见,从石器时代到科幻年代,万年跨度,人类关于终极命运的思考,从未停顿

  万物于宇宙,犹如旅客。“旅者,羁旅也,失其本居,而寄他方。”古人深知行旅之苦,然失其所居,不得不出门行旅,故以此释“旅”。“带着地球去流浪”,同义。万物生存在宇宙时空,不过一场“赤条条来去无牵挂”的旅行。李白说,“夫天地者,万物之逆旅”;唐寅说,“不见五陵豪杰墓,无花无酒锄作田”。小到蝼蚁,大到地球或太阳,皆同旅客一样暂时寄寓于一时一地。如此短暂,如此渺小,旅人该如何自处?范仲淹说:“夫旅人之志,卑则自辱,高则见嫉,能执其中,可谓智矣。”

  万物于宇宙,犹如烟花。一场来往于宇宙间的旅程,短到一段求学时光、一次职场经历,长到一场生命始终、一轮朝代兴替,甚至一个物种起灭,皆如烟花易冷。故“刑罚”要明察慎用,要随时随地宽宥一切,与自己和解,与他人和解,与生活和解,与命运和解,与宇宙和解。古人尚且有“管仲射钩,桓公以霸”,“掘地及泉,庄公见母”,何况现代人类,或是50亿年后的新新人类

  万物于宇宙,犹如火种。“行旅”的目的是在光明中旅行,在旅行中传播光明。当地球渐进于本轮生命的尽头,出于种种不舍,地球人奇思妙想要开启它新一轮生命旅程,带着它到宇宙中去流浪。其实无论成功与否,地球都将进入新的宇宙时空,或渐进式新生,或毁灭后重生。如同始至伏羲氏画卦的生命认知,一生二、二生三、三生万物,而后万物归一,周而复始;在周而复始中,传播光明和生命,延续希望和基因。旅行一场,将可燎原之“种”留在宇宙中,于家庭,是家风,于国家,是情怀;于世界,是精神,于宇宙,是生命观。《流浪地球》中宇航员撞向木星,是生物生命的涅槃,也是精神生命的永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