秒速飞艇计划中国社会科学网

  每天上班,单位的班车都从高铁的高架桥下经过。在班车快要到达高架桥下时,我都会习惯性地朝桥上看一下,看看有没有列车从桥上经过。那座高架桥离车站很近,经常能看到进站或是出站的列车。列车向南进站,或是向北出站,车速都不快

  那些列车,似乎也带走了我想去远方旅行的梦想。我迷上了那些南来北往的列车,很想开启一次属于自己的旅行。可是,这些想法多半时候只能停留在自己的想象中

  我也曾坐在列车上从此处经过,出站向北远行,然后坐着列车,向南进站回家。在列车经过这座高架桥时,我也会朝桥下的路上看一下,看桥下过往的车辆,看那条自西向东延伸的公路

  路的交叉,让我想起了卞之琳《断章》里的句子:“你站在桥上看风景,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。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,你装饰了别人的梦。”我不知道自己是站在桥上看风景的人,还是站在楼上看风景的人,所站的位置不同,所看的风景也不一样,那么看风景的心情,也会不一样

  路能交叉,想象也会“穿越”。在穿过那座高架桥时,我想到了一些平时不会去想,或是很少去想的事情,譬如一次想象中的旅行

  我想去一次唐朝的长安。最好是在春天,在自己年轻的时候,骑马去。长安的街宽广,能容下一个少年的肆意和轻狂。想一想,一位翩翩少年郎,骑着一匹马,策马扬鞭,奔走在长安的大街上,多神气啊。他东瞧西逛,看不尽长安的繁华。中年及第的孟郊,也有少年的志得意满,写下了“昔日龌龊不足夸,今朝放荡思无涯。春风得意马蹄疾,一日看尽长安花”

  在唐朝,我想遇到一场渭城的朝雨,遇到在雨中送元二的王维,遇到那个清晨,遇到青青的客舍和清新的柳色。我还想遇到更多在灞桥边送别友人远行的诗人,他们折下灞桥边的一枝长柳,也不曾挽留将要远行的朋友,在那些充盈诗意的清晨,落下了一场轻盈如诗的细雨。看着他们,我的眼中潮湿了,是淋了雨,还是动了别情。有情时,不如归去

  我想骑着驴,去一次宋朝的市井。傍晚时,我牵驴过一座桥身很高的拱桥,看到桥下一面杏黄的酒旗在风中招展。下得桥来,我将驴系在桥边的柳树下,秒速飞艇计划径直走进了那家沿河的酒楼。上楼,开轩窗,面窗而坐,斜阳入怀,清风洗尘,疲乏顿消。唤来店家,备两样下酒小菜,温一壶老酒。边酌酒,边看窗外的风景,人生惬意时,莫过于此。迷醉中,在陆游的临安醒来,于雨后清晨,听深街长巷里的卖花声。那一夜,江南的杏花落了多少?那一夜,在故园的江山里梦醒过几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