旅行妈妈第一次“特批”的旅行是遗憾也是释怀

  2019年春节,我和交往一年多的男友选择了出国旅行过年。春节旅行一直都不在我的计划中,异地工作打拼多年,春节早已成为我为数不多陪伴父母的日子。尤其是这两年,母亲病重后,除了在老家与工作地往返,我更是哪儿也不敢去。今年元旦期间,医生告知母亲病情趋于稳定,在医院病房召开的“家庭会议”里,母亲特许今年交了男友的我不用回家过年

  但就在元旦之后,我接到爸爸的电话,母亲病情突然恶化,医院下发了病危通知。我连夜飞回老家,第二天,在重症监护室,我送走了疼爱我的妈妈。办完所有后事,看着一夕之间似乎老了许多的父亲,我想放弃之前预定好的日本行程。但父亲说,今年不回家过年是母亲一早就“特批”的,让我听母亲的话

  短短的几天行程,我丈量了京都的许多景点,也用心记下了许多想和家人一起观赏的风景。在祗园白川,我畅想在春季的暖日下,全家人身穿和服,在樱花树旁齐齐整整拍照;在八坂神社可以眺望京都全景的地方,我想母亲应该会喜欢这样的登高处;在金阁寺,郁葱树木与贴满金箔的舍利殿间,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心灵安静,在此求了整个旅行行程中唯一的一个福袋

  在京都的五天行程里,感觉自己似乎明媚了许多,心口的那份重压,好像也不再让我喘不上来气。让我意想不到的是,除夕之夜男友突然向我求婚了。从此之后,我生命中又多了一位亲密之人

  京都之行期间,我一直都在看美国医生阿图•葛文德写的《最好的告别》,其中一幅插图让我印象深刻:人的健康状况如一条曲线,在衰老之前,人们的健康状况大都是相对稳定的,但在疾病突然来袭的某一天之后,人们的健康状况就会像被推上滑雪口一样不断下滑。毫无准备地送走母亲之后,一趟京都旅行让我深刻地懂得了:活着,就要好好珍惜当下

  没有多陪母亲成为我无法弥补的遗憾,京都回来之后,我给自己立了三个Flag。第一,每周都要跟之前不怎么沟通的父亲视频;第二,每两三个月回家看他一次;第三,每年都要家庭出游至少一次。今年的旅行计划已经定下了,要在天气更好的日子里,全家去我之前买的海南房子里度假,顺便留一件妈妈的遗物在海南的房子里,好让妈妈好好看看我买的房子,看看她一直都未曾见过的大海

  西安,对大多数人来说,或许只是一座普普通通的旅游城市。对我来说,却是我想带家人去一次的地方

  2005年夏天,我考上山西的一所大学,刚退休的父母要送我报到。去之前,他们俩翻看地图册,发现大学所在地附近的西安是个不错的城市,有秦始皇陵兵马俑、大唐芙蓉园、大雁塔等很多著名景点。他们计划借着送我上大学的机会,去西安旅游,来个退休纪念之旅。然而,在去西安的火车上,我母亲的口袋被小偷割开,旅行的费用悉数被盗。无奈之下,他们中途就返回了辽宁老家,西安之旅泡汤

  后来,我让他们报个团,补上这段旅程。他们轻描淡写地回应我:“机会还很多,等以后全家一起去。”

  我和男友也是现在的老公谈恋爱时,我们两个把山西的著名景点玩了个遍,普救寺、壶口瀑布和皇城相府甚至去了两次。最疯狂的一次,我们两个骑一辆自行车,从大学校园出发,去了一次洪洞大槐树根祖公园。一来一回60公里,男友载着我骑了整整7个多小时。虽然当时很累,但和爱的人一起旅游是快乐的,我能深刻体会到这种快乐

  大学毕业那年的五一假期,我们两个决定去西安旅游,可是事与愿违,当时车票很紧张,没有买到去西安的火车票,我们只好另选别地,与西安失之交臂。至今,我俩都没去过西安

  对于去不成西安这件事,我的心里总有一种淡淡的苦涩滋味,这也许就是遗憾的味道

  2009年,我大学毕业,到北京读研究生,然后工作、结婚、生孩子,平平淡淡、忙忙碌碌,去西安旅游的想法被挤到记忆的角落,但从未遗忘

  去年底,我的父亲确诊为不可治愈的疾病,看到确诊单,我满眼泪水,更多的则是满腔的歉疚,因为除了养育之恩,我的账本上还有一笔旅行的欠账未还

  养儿方知父母恩,现在,我的女儿已经会叫爸爸妈妈了,这加剧了我还上这笔旅行账的念头。从北京到西安有短短两个来小时的飞机,我可以随时去,但是我的内心却怎么也越不过一个人去的那道坎,更受不了我的身边没有父母和家人的西安之行

  西安这座普通的古城,因为我的家人数次与之失之交臂,所以,要去那里,不是旅行的冲动,只是一个家人的简单约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