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逝者】如果没有江丙坤先生我们去台湾旅行可

  再过5天,就是两岸“大三通(两岸直接通邮、通航、通商)”十周年纪念日。最应该见证这一时刻的江丙坤先生,猝不及防地离我们而去。日前,台湾媒体传出江先生主动脉剥离送医急救,我的心就揪了起来。要知道他老人家以86岁高龄,上周还刚来厦门参加过两岸企业家峰会,当时不仅上台致辞、出席论坛活动,面对媒体镜头时也谈笑风生、非常健朗

  没有人能想到,江丙坤先生为两岸和平奔走一生,他留给世人的最后记忆,仍然是在两岸交流的舞台上。鞠躬尽瘁、名垂青史,是江先生当之无愧的人生写照

  如果把叙事角度放得私人化一点,可以说两岸“大三通”的进程,是从江丙坤先生2008年5月26日接任台湾海基会董事长那天开始的。那一天,他写了一封信给海协会,说“希望在‘九二共识’的基础下,维护两岸的协商。”当年6月,江先生旋即启程赴北京,与海协会展开商谈。“两会复谈”重启了中断九年之久的两岸制度化协商,是两岸交流史上的里程碑,更是“陈江八会”的壮丽开篇

  北京的“陈江一会”,江丙坤先生与海协会的陈云林会长签署了《海峡两岸包机会谈纪要》和《海峡两岸关于大陆居民赴台湾旅游协议》。不到一个月,首波大陆游客就于7月4日抵台,开启两岸人员交流新格局。短短5个月之后,陈云林会长与江丙坤先生在台湾实现“陈江二会”。这一次,双方签署了《海峡两岸空运协议》《海峡两岸海运协议》《海峡两岸邮政协议》和《海峡两岸食品安全协议》。通邮、通航、通商,两岸同胞期盼多年的直接“三通”,至此基本梦想成真

  两岸大交流、大合作、大发展的滚滚春潮由此勃发,而江丙坤先生与其他有识之士一起,乘风破浪、勇立潮头

  出任海基会董事长,江丙坤是被众人推举出来的。但历史选择了江丙坤先生绝非偶然。早在2000年9月,江丙坤就曾登陆访问,成为当时内凤毛麟角的“知陆派”;这一次的“震撼教育”在江先生心底掀起巨澜,2002年他出任台“立法机构”副负责人时,公开主张当局在“三通”问题上应该调整“戒急用忍”政策,促进两岸尽快通航;3年之后的2005年,时任中国副主席的江丙坤,更率团赴大陆访问,成就1949年来首次正式组团“登陆”的“破冰之旅”

  非常之时、非常之事,当有非常之人。推进两会复谈、两岸三通,珍爱台湾、心系两岸的江丙坤先生可谓一时之选。我作为首批大陆地方媒体驻台记者,有幸作为两岸交流的亲历者、见证者和记录者,与江丙坤先生的交集也几乎是从10年前开始,有许多如今想来令人泪目的细节和故事

  人与人,家与国,其实有很多微妙连结。我决定回国投入两岸新闻报道,其实就是受2005年“胡连会”上国共两党领导人在人民大会堂的那一次“世纪握手”所感动、感召。而前文中写到江丙坤先生率团“登陆”,就是来打前站,促成“胡连会”。说来也巧,我第一次见到江丙坤先生,就是在2008年的“陈江一会”上,地点是钓鱼台国宾馆。见证这一次的“两会复谈”,也可以说是我职业生涯最难忘的经历之一

  工作关系,我这些年来多次专访过江丙坤先生。有一次在台北录影,江先生兴致很高,从头到尾都非常投入地接受采访。采访结束后,我与他握手时才发觉,由于棚内冷气太大,江先生的双手已经冰凉。这件事让我愧疚到现在,后悔当时没有拿一条毯子给他。其实跑两岸的媒体记者很多人都有类似经历,提到江先生受访时的严谨认真,大家都非常钦佩。特别是历次两会商谈所签署的协议,无论是文本细节还是时间节点,江丙坤先生以耄耋之年,都还能都记得非常清楚,这些细节也让我特别感动

  江先生的长者之风,不仅有气魄,更有温度。还记得去台湾驻点的第一个春节,曾经领到过江丙坤先生发的一个红包。里面装的是一张乐透彩券,非常令人意想不到,但也让我感到非常温暖。其实在海基会董事长任内,江丙坤先生每年都要求海基会不定时邀约大陆驻台媒体记者聚一聚、吃一顿饭。在江先生看来,我们不仅是增进两岸交流、促进大陆了解台湾的桥梁,更是因为驻台记者背井离乡,在台湾无亲无故,他想给予我们更多的关怀、照顾

  江丙坤先生的两岸情怀,几乎是刻在骨血里。他年轻时曾赴日本留学,也曾常年“驻外”担任公职,但当他带着我们回到他南投的老家,席间最为津津乐道的,始终是他当年回乡寻根,在福建平和寻找族谱的故事。我还记得江丙坤先生当时提到,自己和弟弟在台湾房子中有很小一块菜地,兄弟俩想把它买下来让两家连在一起,但是菜地的主人就是不同意,说这是祖产不能卖。而江先生当时对我们感慨,台湾征地就是这么困难,很多台商才选择去大陆发展

  回忆这10年来与江丙坤先生交流的点点滴滴,感觉恍如昨日,不敢相信与这样一位温厚长者已经天人永隔。但是看着铺天盖地的报道,看着朋友圈刷屏的悼念,我又必须相信,江丙坤先生已经为两岸奔忙到了生命的最后,随风而逝

  海峡潮涌,卷起千堆雪;丹心飞虹,情怀尽家国。今年是两岸“大三通”10周年,也是我作为驻台记者的第10个年头,10年前那一个新年红包的暖意,至今仍在心头。我相信,江丙坤先生所开启的两岸大时代,盛况虽不再,但大势已难逆